繁體看書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繁體看書 > 和敵國少君係統錯綁後 > 陷阱

陷阱

-

[]

“慌慌張張,成何體統!”汪畢雄臉色一沉:“能出什麼大事!”

“剛…剛接到訊息,三…三爺和他帶去範家的人全部被影門的人給斬了…”

客卿艱難的嚥了咽口水後開口道

“什麼!?”汪畢雄高聲喊了出來

一旁的嚴艮同樣愣了一下

“你確定!?”汪畢雄繼續怒聲問道

“確…確定…”客卿迴應:“我們收到訊息後,特意派人去覈實過了...”

“該死!”汪畢雄雙眼噴火,抬手一掌將茶幾轟成了一堆齏粉

“閥…閥主,影門還讓人帶話過來…”客卿渾身一顫繼續開口

“說!”汪畢雄怒聲說道。wWW.ΧìǔΜЬ.CǒΜ

“他…他們說鄒家那張配方已經在影門手上…”

“並且說三爺已經把整件事都交代了,讓…讓閥主你一天內主動去影門領罪…否則…他們便來汪氏大院抓人…”

“嗯!?”聽到他這話,嚴艮的眉頭皺了起來

轟!

汪畢雄氣得再次一掌將牆壁上的液晶電視給轟出了一堆破銅爛鐵掉落在地

“知道影門是什麼人帶隊嗎?”嚴艮深深抽了一口雪茄後沉聲問道

“不…不知道…”客卿搖頭迴應:“不過,聽說寒月今天早上已經回到坤州,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她…”

“不可能!”汪畢雄沉聲打斷了對方:“寒月隻是戰尊小成後期的實力,這事肯定另有其人!”

“馬上派人去查,一定要把動手的人找出來!敢殺我三弟,不管他是誰,都得死!”

“收到!”客卿點頭後退了出去

呼!

汪畢雄重重撥出一大口濁氣,重新從身上掏出一支雪茄點燃狠狠抽了一口

“汪閥主,請節哀!”嚴艮開口道

“嚴大人,實在抱歉,冇想會出這種意外。”汪畢雄再次抽了一口雪茄後道:“現在那配方落入影門的手中,恐怕…”

“嗬嗬,我墨閣想要的東西,一個小小的坤州影門恐怕是保不住。”嚴艮眼神微微眯起

“嚴大人的意思是?”汪畢雄略微一愣,心中想到一種可能,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略微頓了頓後開口:“嚴大人,此事暫時不可為!”

“墨閣的人如果大量出現在坤州,勢必會引來不少部門的關注,我擔心…”

墨閣可是過街老鼠,如果堂而皇之的出現在坤州,勢必會引起各部門的注意,到時候汪氏門閥要應付的對象就不僅僅是影門了!

“汪閥主放心,我心中有數!”嚴艮打斷了他的話

“今天就這樣吧,你抓緊時間把對方帶頭人的情況摸清楚,我明天再來!”

說完後,抬腳往門口走了出去

待嚴艮離去後,汪畢雄眉頭微微一皺,略作思考後從身上掏出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第二天下午四點,坤州影門基地,一個會客廳內

“大哥,基本覈實了,這二十四小時內,共有三波人馬到了坤州。”寒月給淩皓倒了杯茶水後問道

“是嗎?”淩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淡一笑:“都有哪些人!”

“都城都衛署,南區特巡司,另外一波身份不明!”寒月迴應道

“喲,連都衛署都有他汪氏門閥的人?不錯嘛!”淩皓眼神微微一眯

“嗯!”寒月點頭

“這些蛀蟲,早些年瘋狂的往各衙門安插自己的人,這些年雖然有所收斂,但關係網早已經形成。”

“門閥跟這些人之間是唇亡齒寒的關係,一旦門閥出事,他們的仕途也會受到影響。”

“所以,但凡門閥遇到什麼棘手的事,他們勢必會出麵。”

“嗯!”淩皓淡淡點了點頭

放下茶杯後繼續問道:“特巡司的人呢?是他們南區巡撫?”

“是的!”寒月再次點頭

“可以啊!”淩皓眼神再次一眯:“不愧是門閥係統,能量果然不容小覷嘛!”

“大哥,汪氏門閥應該是知道你在坤州了,不然不會請這些人來坤州。”寒月繼續開口

“這是自然,他們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了。”淩皓點頭後再次問道:“另外那波身份不明的人什麼情況?”

“我讓影門的兄弟這二十四小時內在坤州城幾大入口輪番巡視,發現一批武道人士混入人群,修為不敵,如果估計不錯的話,應該是墨閣的人!”

“嗬嗬,他們總算來了!”淩皓嘴角一揚

“大哥,要不要攔下他們?”寒月繼續問道

“不用!”淩皓搖頭:“盯著就行!”

“收到!”寒月點頭迴應

隨後,看了看牆上的掛鐘,起身往門口走去:“走吧,時間差不多了!”

“收到!”寒月大力點頭後跟了上去

影門基地離汪氏門閥並不是太遠,半個小時不到,淩皓領著一眾坤州影門核心成員來到了汪氏門閥莊園大門口

“你們是什麼人?”崗亭外,四名男子中的其中一人高聲開口

“影門辦案,開門!”鄭建洲高聲開口

“原來是影門的人,請!”男子迴應一聲後,很是配合的朝崗亭的方向揮了揮手

不一會,柵欄緩緩開了開來

很顯然,肯定是提前得到了通知,凡影門的人,直接放行

咚!咚!咚!

淩皓等人剛走進大院兩三百米左右,便見一行人從莊園內走了出來,為首之人正是汪氏門閥閥主汪畢雄

“原來是鼎鼎大名的淩帥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淩帥見諒!”

快步走到淩皓等人二三十米開外後,汪畢雄高聲開口

“哪位?”淩皓淡淡開口

“鄙人,汪氏門閥閥主,汪畢雄,見過淩帥!”汪畢雄將自己的姿態放得很低

“你就是閥主?”淩皓再次開口:“昨天托人傳給你的訊息,你是冇收到,還是不以為然?”

“嗯?”汪畢雄故作一副驚訝的表情:“淩帥指的訊息是?”

“嗬嗬,冇收到嗎?”淩皓淡淡一笑

對方的反應自然早在他意料之中,對於汪畢雄來說,這是最好的回答!

他總不能說自己收到了訊息了,但我就是不願去!

這有點太簡單粗暴了

略微一頓後,淩皓繼續道:“冇收到不要緊,冇事,今天聽也是一樣!”

“不知道淩帥指的到底是所謂何事?”汪畢雄依舊是一副謙卑的神情

“鄭建洲,告訴他,他汪氏門閥所犯何事!”淩皓轉向鄭建洲淡淡開口。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