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看書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繁體看書 > 來自一名盜墓者的自傳 > 第357章 劫難

第357章 劫難

-

雍容華服,氣質如蘭,本穩重謹慎的中年美婦,此時卻眼眶含淚,黯然神傷,本在此次試煉之後,欲收淩月卿為徒,繼承衣缽,卻冇想到出此驚天之變。

目色陰鬱,長老殿大長老一言不發,此前宗主一言點破,自己這長老殿已有內鬼,冇想到整整三個月,由上到下一一排查,仍是毫無蹤影,未曾抓出叛逆,更可怕的是宗主也未曾過問,隻是對待長老殿的態度漸漸冷淡,心中惴惴不安。

出自第五峰的白鬚老者,風輕雲淡的望著正殿之上,感到宗主平靜的外表之下,卻散發著一縷危險的契機,抬眼掃了一眼刑典長老,暗暗歎息。

緩緩回身,蘇啟目光停滯在刑典長老身上,如同望著一個死人,低聲問道:“玉長老,既然這般想要一探究竟,那本宗主便給你個機會。”

心中一顫,玉昌武如同被毒蛇盯上一般,微微顫顫的回道:“宗主莫要如此,師弟隻是心直口快,宗主若是覺得不妥,再行定策便好。”

“咳,咳”幾聲蒼老的咳嗽聲震動在場所有人,驀然回首,望著身後。

一副行將就木,骨瘦如柴的灰袍老者拄著楠木錫杖緩緩走入,巨大的道袍拖在地上,帽兜遮住滿是皺紋的臉龐,讓人認不出身份。

一步一震魂,在場的所有人皆數起身凝望,被其強大的修為震懾,卻始終不知其究竟是誰,頗為疑惑。

目色深沉,蘇啟神色凝重的望著行入大殿的老者,心驚肉跳,一絲危險的氣息浮現心間,默然無聲。

枯瘦如柴的手臂掀起兜帽,一副如同邪祟的容貌顯現在眾人眼前,老者似笑非哭,

第六十六章九龍脈化魂

魂刃碎滅的一刹那,枯瘦老者渾身微顫,這熟悉聲音如同寒霜雪雨,凍結了整個大殿的魂力波動。

“不,你怎麼還活著,莫要裝神弄鬼,老夫不信!”麵容猙獰,枯瘦老者魂力暴虐不已,化作九幽業火,欲要燃儘整個大殿。

寒風拂過殿宇,頃刻間熄滅所有的火焰,空靈的聲音再次響起:“安尋師弟,修行不易,何必求死?”

萬法皆空,安尋愣在原地,神色掙紮不已,枯瘦的麵容浮現一道光符,其內一尊小人掙紮不已,卻始終難以破開囚籠,無數的黑霧籠罩安尋,將其拉入無儘深淵。

冷漠的麵容再次浮現,安尋目光灼灼的望著影峰之上,似要望穿虛無,探清虛實,龐大的靈力如同萬丈天關,重重阻礙,終是難以看清,一把抓起早已昏迷的刑典長老,踏步幻移,毫不遲疑,果斷退去。

長長的舒了口氣,徐青目色驚懼的望著大殿之內,坍塌損毀頗為嚴重,其餘四位副影主也昏迷不醒,若不是師尊庇護,自己也無法撐至此時,心中暗暗後怕,魂元之境啊。

望著昏迷過去的眾人,並未有嚴重傷勢,蘇啟稍稍鬆了口氣,輕聲歎道:“徐師弟,你將這幾人送回修養。”

“嗯”了一聲,徐青心中有數,自是知道如何處理,右手一揮,將幾人納入九層玲瓏塔,先行告退,轉身離去。

望著已然遠去的徐青,蘇啟驀然回首,抬頭望著影峰之上,無儘的靈光籠罩其內,心中有些不解:“師尊,為何放走安尋師叔?”

靈光悠悠轉轉,如同雲霧一般,緩緩化形而出,一張熟悉的麵容浮現眼前,頗為失望的望著蘇啟,心魂入音:“愚鈍,老夫雖已魂元後期,但也失去**,融魂這元靈伏妖陣內,這玄階小成的殺陣,雖說可以輕而易舉滅殺安尋,但卻不能殺。”

“為何不能?”蘇啟毫不避諱,直言問道。

玄階殺陣似是運轉而起,老者略微惱怒的聲音響起:“老夫早已算定,他亦是這百年變數的一顆棋子,不可或缺,你現在隻需安心等候,待陸小子邁過凡境,便安排中州之行。”

心中憤懣,卻又無可奈何,蘇啟神色悲矣,略帶懇求的語氣道出所想:“真的冇有其他辦法了嗎?”

悄然寂靜,足足一刻鐘後,影峰之上靈光漸漸暗淡,無情的話語迴盪在大殿之內,“彆無他法,命也。”

怔怔的佇立在大殿之內,蘇啟麵色蒼白的仰望上蒼,心中無奈至極,暗歎道:“師尊,不再是從前的師尊了。”

心中自有打算,蘇啟神色恭敬,伏身行禮,而後飄然離去,不知所蹤。

山清水秀,鳥語花香,陸暗暗歎服,冇想到這陣法之內,竟然彆有洞天,這化靈池之地,竟如仙府一般,精緻典雅,頗有仙氳。

緩緩行在山水之間,心境也昇華幾分,不再焦灼急躁,漸漸平和寧靜,陸雙眸閉合,靜靜的感受這仙府動天的靈韻,臨摹道之痕跡。

毫無顧及的四處走動,陸未曾執著化靈池之內,而是不斷以身融道,感受道之痕跡,以圖與道契合。

一番遊走之下,盤膝坐在靈池岸邊,陸並未進入,而是凝視水麵,感受漣漪波動,心緒漸寧。

心中欲靜,便有一種入池的衝動,陸絲毫未曾移動,刹那間,彷彿身處盪漾碧波之上,自己如同一葉扁舟,隨波而行。

心境絲毫未曾波動,陸隨波而行,毫無牴觸,安靜的感受一葉扁舟的孤獨,融入道之空靈。

整整一個時辰,未曾移動過半寸,陸始終盤膝坐於岸邊,然而心緒卻早已不知所蹤,唯一冇變的,是寂靜如夜的心境,無論多麼遙遠,終會歸鄉。

眨了眨乾澀的眼眸,陸長身而起,結束了問心之旅,目光深沉的望著眼前靈光化霧的池子,心中百轉,決然而定。

九龍脈化作金色的龍魂,急迫焦灼,似乎對於眼前的化靈池急不可待,甚至將要

第六十七章命數為製

靈霧凝而不散,漂浮在化靈池之上,已然與靈池水乳交融的龍魂,愜意舒適的伏在池底,藉由靈池之力,融靈化魂,吸納魂力。

心中皆是震驚,陸望著龍魂之變,忐忑不安,不知是福是禍,畢竟自己第八脈仍未打通,凡境修行未曾圓滿,而此時九龍脈竟然融靈化魂,冇有凝聚命元,如何駕馭魂力?

開弓冇有回頭箭,此時也隻能硬著頭皮,觀望龍魂之變,陸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龍魂吸納魂力之後,龍威漸盛,龍影欲豐,不過與自身聯絡倒是更加強烈,未有不適之感。

整整三個時辰,化靈池靈霧未曾散去,龍魂如同無底深淵,無窮無儘的吸納魂力,似無止境。

盤膝坐在岸邊,陸心下偷笑,看來此次化靈池之行,師尊可能要頭疼了,清晰的感受到化靈池變化,靈力氣息明顯弱了一分。

不知龍魂究竟何時纔可凝聚完畢,陸閉目修行,隻留一絲靈覺,感知龍魂境況。

靜靜沉入修行之境,陸思索自身修為之短,看看還有何處可以突破,整個身體陷入一種空靈的狀態,內視己身。

煉體之修,已然達到第四層巔峰,所謂濟心,益肺,資腎,養肝,問脾,此時的自己便是隻剩問脾一步,便可修至圓滿,不過九龍脈似乎地位超然,憑藉九龍脈之力,自己已然煉體五重圓滿,卻也奇妙。

感受到體內五行之力盤踞在五臟之間,不斷滋養強化**之力,每一寸軀體之內的靈力,已然臻至圓滿,已到融靈化魂之際,但是卻並未有半分劫難,不知為何?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